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重生鬼仙途第195章自己

发布时间:2020-05-21 14:38:54

重生鬼仙途 第195章 自己

“你和我,有一个必须消失。”安闲低垂着头。她头上的大红盖头无风而动。“我重生过来时,肉身还没有死。所以,你这个千年前的我,还存在。这是不对的。这世上,只能有一个安闲。否则,就是悖逆天道,必遭天谴。”

生魂轻轻地哆嗦了一下。安闲的气势太强大了,让她极不舒服。她还很弱小,但这段时间她一直躲在未来的自己的光环下,默默地学习,接触到了修仙世界,胆子也大了不少。

生魂小声说道:“穿越千年重生,此乃违背天道之举。你虽是未来的我,可是,我没选择自杀。我没有死,自然就不会变鬼,在今后的历史里,并没有你。可是,你却偏偏出现在这里。你看,我们已经很和谐地相处了八个月了,也没见什么天谴。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继续这样下去?”

安闲心道:到底是我自己,在明知自己处于弱势的情况下,生魂拆穿了来自千年后的她才是违背天道的存在,让她自知理亏,同时又提出共存的建议。果然是我的做事风格。

这个八个月,安闲从来没有出现任何人格分裂的征兆,一直都是和谐统一的。是因为她这千年魂身魂力强大,把自己脆弱的十六岁时的生魂压得死死的。然而,继续这样下去,真的没有问题吗?

安闲沉默了。她清楚自己的情况。她借助神器穿越千年,回到她的肉身未死之时。这实际上是一种夺舍,是一种灵魂穿越。

如果,她穿越的肉身并不是她自己,那么,在新的肉身里,势必还有肉身原本的灵魂。她自然会毫不迟疑地选择吞噬掉对方,让自己活下去。

然而,这个“对方”现在是她自己,是她十六岁时的自己!如果她吞噬掉了“对方”,那么十六岁时的自己就不存在了。既然十六岁时自己就不存在了,还会有她这个千年之后的安闲吗?

这是个悖论。自己杀了自己,自己还能存在吗?

还有,她这个未来的安闲与当前的安闲共处识海,也是个悖论。是天道自然下,不应当出现的状况。

“我们就这样继续过下去,好吗?”十六岁的生魂柔柔地,又说了一遍。“只是,我们原谅离渊哥哥好吗?他一定是有苦衷的。你忘了吗?他有多疼我……我们……”

安闲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她记起了自己的十六岁,也便了解了对面这道生魂。那时候的自己,从始至终都没有怨恨过离渊,只是一心一意地恨着玉缺。

“你怎么这么蠢?”安闲愤怒地斥责着那道生魂。

生魂这一次却很倔强。她说:“你做什么我都不反对,我都听从你。但我只有这一个要求,我真的很爱他。你不要和雾华继续纠缠在一起。”

安闲痛苦地挣扎着。这就是十六岁时的自己!多蠢多天真!若非雾华提醒她心底深处还埋着离渊,安闲根本就发觉不了这个小家伙的存在。

“我早该知道的。我回来的时候,你并没有死,我早该知道你还在的!”安闲郁闷不已。干脆吞噬了她吧?老天,你告诉我,我若干掉年轻的我,会怎样?

在安闲纠结的时候,生魂小心翼翼地靠近她。她轻轻掀起了安闲的盖头。“啊!”她惊呼一声,惊惶跌坐。她一直很好奇这大红盖头下遮盖的容颜真的是未来的自己吗?千年后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模样呢?她之前一直躲着,生怕这个来自千年后的自己发现自己,不敢擅动。如今,揭开真相,她吓到了。

安闲知道自己的样子有多惊悚了。她是吊死的,变成鬼后,与普通的吊死鬼没有半点不同。

安闲扯掉了大红盖头,狰狞地扭曲了下脸庞,吓得自己的十六岁远远跳开后,才收起长长的恐怖舌头,紧闭了嘴。

在生魂眼里,女鬼安闲的样子终于正常了些,但是眼球却依旧外突如死鱼眼睛,嘴唇和眼线都漆黑如墨。一双眼瞳里有无尽的戾气和怨恨在翻滚。她头上的黄金凤冠艳冠群芳却也压不住她的脸上自带的恐怖效果,反而更加诡异惊悚。

安闲冷笑。“吓到了?你看惯了镜子里那张美丽的脸,万万想不到自己死后会变成这幅鬼样子吧?你现在知道了?我为什么那样恨离渊!”她的表情更加狰狞,声音突然高亢尖利,犹如恶鬼的哀嚎。

千年的痛苦瞬间爆发出来,安闲忍不住发出一声悲号。“是他逼的!他在我身上挂锁魂玉,然后逼死我!是他逼我变成这样的!”

“你知道我这一千年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那每一天每一夜有多煎熬吗?我栖栖遑遑,东躲,活不下去,却又死不了……”

“你现在却给我说,你还爱着他!要我还要继续爱着他?啊——啊——”安闲的痛苦除了用一声比一声更凄厉的悲号来表达,再也找不到其他的方式。鬼,没有眼泪。

十六岁的生魂等了一会儿,等安闲安静了一些,才说道:“别难过了。你努力了,你也成功了。你看,你回来了,你已经改变了一切。”

“不,什么都没有改变!我们还是离渊手里的棋子!他还是会继续摆布我们!”安闲痛苦地摇头。“我的重生,分明就在他的算计当中。他早就知道,我会穿越回来。说不定,他也知道我和你的情况。他看到我们体内有两个悖论般存在的灵魂,却没有提醒我们!”

生魂慢慢站起来。她再次凑近了安闲,抬起手,想要摸安闲的脸。安闲避开了。

生魂说:“你的雾华尊上也说了,你要换个角度去想。你想,那时候的离渊哥哥才和我在一起三天,我又在南荣皇宫里,他难免会有疏忽的。而且,你忘了,离渊哥哥那天晚上是有急事出去了。这一切根本不是他的错,是南荣家的错。是南荣皇宫里所有护卫的错!”

安闲推开了生魂。“你到底要蠢到什么时候,明明是他故意把我变成鬼的!还有玉缺那个卑鄙无耻的贱人!是他们合伙把我变成鬼的!”

生魂说:“把自己吊死是你自己的选择。”她指了指女鬼身上的嫁衣,“你看,你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穿上了大婚时的嫁衣,让自己去死……”

“你闭嘴!你少用你那点少得可怜的人生经验来教训我!那是你的选择,不是我的!”安闲怒声斥责。明明是这个蠢货在千年之前把自己打扮成这副模样用一根绳子终结了自己,若非自己穿越回来,她这会儿已经在鬼途上了。

慢性心力衰竭尿少吃什么药
年轻人眩晕头晕
徐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韶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乌鲁木齐治疗白癫风医院
辽宁白癜风治疗费用
延安好的白癜风医院
襄樊治疗白癫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