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怒剑龙吟第一百八十四章血色沙场

发布时间:2020-01-29 12:56:55

怒剑龙吟 第一百八十四章 血色沙场

此时的齐贤心中多少有些焦躁不安,先前看到自己手下数骑冲过头陷入包围之中,他没有多想带着自己的护卫就上前救助。不曾想到,座狼骑兵中突然杀出了一大队兵力,将齐贤的这批人马从截断,反而让他也陷入重围之中,与大部队被分隔开来。

眼见周围的护卫一个个惨死在兽人的砍刀之下,齐贤胸中怒意越来越浓,手中的长枪也在挥舞中不自觉地渐失方寸。一个恍惚间,背后突然传来的阵阵疼痛让齐贤身躯一颤,他下意识手中长枪抡回一刺,将偷袭自己的那名兽人的咽喉贯穿。

然而与此同时,齐贤震惊地发现重围之中仅剩自己一人,随行的护卫已经部殒命。而远远望去,在包围圈的外层,大量陷阵营骑兵正在试图撕开一个口子冲进来,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始终法成功破口。

手中长枪划出一圈紫色虹光,凌厉的劲芒将围着自己的七名兽人骑兵尽数震于坐骑之下,齐贤面对四周源源不断涌上来的兽人骑兵,心中没有丝毫的恐惧,有的只是尽的战意。

两道赤色光芒从天而降,炙热的劲气从齐贤身侧席卷而过,数名兽人骑兵在惨叫中摔落坠地。而化为长虹的两道剑锋如同长鞭般在空中盘旋舞动,火光跃动之刻,生命在绚丽的光焰下迅速流逝。

“没事吧?”

风韧连环击杀数十名兽人后终于在齐贤一侧落下,双脚着地。不过由于失去了坐骑,显得他在重围之中身形特别矮小,不过却丝毫不会减弱自其周身上下席卷而出的凶悍气息,威势波澜壮阔。

齐贤见到援军杀至,他哈哈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呢?倒是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我倒是有写走眼了,没想到你的实力已然到了这样的境界。”

“既然如此,就让我们杀出去吧!”风韧没有去应承齐贤的赞赏,仅仅是作出了自己的决断。

“好!让这些该死的兽人尝尝我们的厉害!”齐贤应声答道,手中的紫色长枪就势一颤,前端枪杆突然往外滑出一截相较纤细几分的枝干,整支长枪也因此长了不少。枪刃带着道道淡紫色流光划过长空,幽深中饱含肃杀之气。

剑啸处,似流星赶月,阵阵光焰汇聚血色火海。

枪鸣时,若长虹贯日,点点寒光勾画森冷冰山。

一赤一紫两圈流光从兽人的包围圈中瞬间爆发,凶悍凌厉的气息中情的锋芒收割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这两股交织在一起并肩而战的攻势硬生生将原先重重围困给撕开了一个裂口,与从外界破开突入的阵阵青色刀芒会师一处。

在霍云雾刀纵横之下,略带寒意的雾影化为数锋利的刃芒,为他身后的数百铁骑开辟出了一条直接穿插入兽人包围圈内部的血路。

“你们两个倒是不赖嘛!不过就算任你们再是攻势潇洒,也逃脱不了一身血污的待遇。”霍云一刀将身前的兽人斩成两截,在小股血雨中挤出一丝微笑望向身前的风韧与齐贤二人。包括他身后的陷阵营铁骑在内,几乎人人都是血染征袍,浑身上下犹如盛开了数朵鲜艳的玫瑰。

“打仗要是不见点血,那几乎不可能!在我齐贤的字典中,从来都没有兵不血刃的说法。有的只是让敌人彻底臣服在我的金戈铁马之下!”齐贤策马与手下数骑终于会合,不过却没有任何交谈。对于他们这种一同浴血同生共死而来的同伴之间,一个眼神就足以传递所有想要诉说的念头。默契,早已默默形成。

对于齐贤与霍云二人在战场上依旧不忘斗嘴一番,风韧很是奈。不过他的动作却是丝毫没有慢下,挥舞的赤色双剑依旧是战场上令兽人闻风丧胆的存在,炽热的剑刃足以瓦解它们的任何攻势与心中后的信心。

又是一剑贯穿了眼前兽人的胸膛随即迅速抽出,风韧保守估计自己这一战已经夺去了将近两百条生命了,然而他心中却是没有丝毫的负罪感,仿佛这些兽人在他眼中和那些随意践踏的花草一样,根本不会引起任何的怜悯之情。

战场之上,任何的仁慈都可能成为致命的错误。战斗厮杀的双方各为其主,为了各自不同的目的或是宿命于此展开血战,除了靠着杀戮活下去外别他法。

遥望远方,齐贤已然看见兽人的巨型破城锥开始向前移动,虽然缓慢但是若不阻止,用不了半个时辰就攻至城门之下。

此刻,原本就有些椅的地面加颤抖。阵阵颤栗之中,上万北庭骑兵至峒龙城内杀出。而兽人部队见状,在沉闷的号角声下,也是多的兵力投入了战斗。而且这一次,出击的兽人论是自身体型或是手中的兵刃都疑加庞大,

不仅如此,在乱军丛中冲杀的风韧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的视线瞬间扫向不远处的好几个位置。在那些地方,即使是陷阵营也是陷入苦战之中。而且其中纵横的十余道黑影是轻而易举地将那些北庭精锐斩于马下。

兽人军中的高手也终于出动了。风韧嘴角微微一钩,纵身跃起。而同样察觉到异样的霍云紧随其后,拖在身体一旁的雾刀在晃动前移中带出道道淡青色流光。

“这次的对手可不一样了,绝非之前的杂兵可比。你的实力恐怕还未完恢复,小心些。”临战前,风韧不忘嘱咐霍云一番。

对此,霍云倒是一脸轻蔑地冷哼道:“在我眼中,这些兽人只有杂兵,唯一的区别就是出几刀它们才倒下而已。另外,我目前的实力也恢复到八重巅峰左右了,你就需担心了。如果要我只能跟在你身后的话,那没有可能。今夜你风头出尽,也给让我来一回了!”

话音尚未完落下之时,霍云的身形与手中雾刀一起化为一道淡青色光芒刺入兽人群中,从一名负伤苦战的陷阵营骑兵身侧掠过,手中爆发出的数道凌厉刀芒助那人瞬间解困。不过转眼之间,又有三名兽人围上,看它们的阵势与之前有所不同,显然是兽人的高手发现了战况突变,急忙赶来助阵。

“终于肯派有点看头的上来了吗?那就来吧!”霍云见状反倒放肆地一笑,手中雾刀率先斩向距离自己近的那名兽人。

面对霍云迅猛的刀势,这回的那名兽人没有之前那些座狼骑兵一般的惊慌失措,而是第一时间抬起了左手的圆盾拦在了自己身前,挡下了这一记横斩。然而在它的盾牌表面,一道几乎要将其一分为二的刀痕格外显眼。

一击失手,这倒反而激起了霍云心中的好胜心。他根本不去抽回自己的刀势,在空中跃动怀中将其化为数十道倾泻而下的流光,将眼前的兽人彻底笼罩。

嘭!

圆盾破碎成片片碎屑,在空中如同蝴蝶般飞舞。而霍云的刀势去势不减斩向下方的兽人,对方只能抬起手中弯刀一横试图格挡。

就在此时,两道凌厉的气息从霍云身后袭至,他自然知道是另外两名所谓的兽人高手为了救援同伴发起的攻击。

轻声冷笑中,霍云在半空中直接扭动身躯,一弧氤氲虹光在他身侧浮现,凌厉的刀芒瞬间击溃了身后两名兽人的夹攻之势。而凶悍扑出的深寒刀风却是轻而易举地穿透了兽人身上皮甲的防御,情地切割在它们棕绿色的肌肤表面,留下数道不算太深却也不浅的血痕。

单脚支起着地,霍云缓缓从空中落下。然而就在他还没有彻底稳住之前,本身就被淡淡雾气包裹的身形再次变得加模糊虚幻。转瞬之间,霍云模糊的身形裂成两道影子同时袭向身前的两名兽人。虽然任何一道看上起都是一如既往的虚幻朦胧,但是气势也是一如既往的凌厉匹。

这些兽人是头一次面对如此迅猛诡异的招数,根本不知所措而显得有些惊慌。不过它们两个也毕竟算得上兽人部队中实力不错的中等高手了,自然不会就此引颈受戮。

只见二人互相靠拢了一些,手中的斩刀交错叠在了一块。双刀叠放处,一团还算明显的火光突然跃动其上。下一刻,火光化为两道螺旋射线瞬间迸射向霍云迅速靠近的一对残影,其中一道被直接贯穿消散为几缕雾气。

而另外一道残影却是微微一晃便躲开了这一击。

从脸庞侧面传来的阵阵热度来感受,霍云心知这一击的威力其实很一般,就是速度有徐而已,不过能施展成这样子对于兽人来说夜已经很不错。

避开火光射线的同时霍云的身形并没有一丝的减缓逼近速度,眨眼间便已经彻底来到了身前其中一名兽人的身侧。不过由于没有了残影的迷惑与掩护后,这两名兽人的攻击目标很是明确,同时挥刀砍向了试图侧斩的霍云。

“还是太慢了!”

霍云冷哼一声身形俯下,手臂伸直,本身就有些修长的雾刀从两名兽人的斩刀中间径直穿过。只见刀尖微微一剜斜划,左边的那名兽人胸膛上直接多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触目惊心。而霍云的身躯也在此刻腾在半空中速扭转,竟然从对方的双刀之下平移闪出,还不忘记在后关头再在右边那名兽人的腿上补上一刀。

重双脚着地持刀而立,霍云冷眼环视自己身旁的这三位所谓的兽人高手,心中轻蔑之意又重了几分。双眉微微翘起,一股傲气在霍云脸上浮现。

与此同时,一环雾气突然弥漫而出,飞地从周围的兽人身上划过,看上去好像直接将它们斩成两截。而事实,也是如此。

阵阵血水飞溅,刚刚还完整的三名兽人身躯尽数被腰斩,而作为始作俑者的霍云却是神色突变,手中雾刀一斜挡在背后,随后手腕觉得立即一沉。

只见一点乌黑色的光芒从那虚幻的刀刃表面划过后迅速掠向一旁。

霎时间,一道十分矮小如同侏儒的身影在霍云背后浮现,手中倒持握着一柄漆黑的细长匕首。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天台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岳阳市第一人民医院
大同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玉林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台州男科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