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手语教课12载习惯无声表达她与家人交流也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18 08:48:59

手语教课12载习惯无声表达她与家人交流也爱“指手画脚”

聋校老师翟春用手语给学生讲课

华商晨报华商响蔡敏强摄

本报讯(华商晨报华商响杨宇) 爱笑,笑起来脸颊上会冒两个酒坑;爱比划,即便是跟正常人交流,手指也会上下翻飞。

这便是37岁的翟春,一个特教老师。

12年来的特教生涯让她成为一座桥梁桥这头的世界人声鼎沸,而那头的世界却寂静无声。

而她坦言自己更接近无声世界,特教老师是什么?她说,就是妈,有时还是爸!

一次无声的升旗仪式,她把职业定位在聋教育上

9月2日,沈阳市皇姑区聋校一间教室内,翟春正在给初二的孩子们上本学期的第一堂数学课勾股定理。

只见她一边用语言讲述一边打手语,同时尽量把口型张得很大,面部表情也有些夸张。为了让孩子们更直观地感受课程,我们必须把表情做得丰富。40分钟的课程后,有些疲惫的翟老师笑着告诉。

翟老师在皇姑聋校已经当了整整12年的特教老师,高考选专业时,只是觉得特教跟普通行业不一样,就报了辽师大的特教专业。

我永远记得那次升旗仪式。她说,当时一所聋哑学校组织了一场升旗仪式,没有惯有的歌唱、口令、朗诵,一切都在无声中进行,但所有孩子的动作都是整齐划一的。我想,国歌的节奏可能就在他们每个人的心中吧。从此,她把自己的职业方向定位在聋教育上。

2002年,大学毕业的她来到了沈阳,正式成为皇姑聋校的一名特教老师。

第一次带班,她边洗椅套边抹眼泪

然而,现实的困难打破了她对工作的美好憧憬。

翟春当时带的班是五年级,一共7个学生,学校里的手语太过正式,生活中跟孩子们交流起来就有些障碍,而他们似乎也不喜欢我。她说。

谈到最委屈的时候,翟春说,当时他们班级领到了学校的劳动任务清洗会议室椅套,可是当她给孩子们分任务时,却没一个人干,我就只好拿着好几十个椅套自己到水房洗,这边卡卡洗,那边就掉眼泪。

翟老师说:后来来了一个女生,她来水房帮我洗,通过她,我了解了班级里每个学生的经历和性格,于是和同学们的关系也就越来越好了。

当这些聋孩子不熟悉你时,不太轻易走近你,一旦他们相信你了,就是百分之百地依赖你。翟春告诉,班主任不仅仅要管孩子学习,还要照顾他们的生活,比如办IC卡、残疾证,到医院看病,都得老师带到医院一直跟着。

在她接这个班一年后,翟春有了一个新称呼翟妈妈。那时,她还未婚。第一次叫我妈的是这些学生,我觉得很幸福。她说。

正常5分钟的课,她要讲半个小时

在翟春的数学课上发现,每一句话,每一个知识点,她都需要重复好几遍。手语是一种非常形象、非常直接的交流方式,虽然能表达事实,但却很难表达一些抽象的东西。她说,尤其是数学、英语这样的科目,无论是对聋孩子还是对老师来说,学与教都是一件难事。

翟春说:他们的教材与普通孩子都一样,但只能删减着讲,同时还要讲得尽量形象化,比如方程,你要讲从这边挪到那边,再从这边怎么移到这边。可能正常孩子5分钟就能讲清楚的,我们得用15分钟、半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

今年,翟春刚刚送走了一批带了四年的学生,至今这几个孩子仍让她牵挂,8个学生报15420日元。中国近期表示今年高考全部考上了大学。看着孩子们能够如愿考上大学,我觉得我的付出是值得的。不是他们从我身上获得了什么,而是我在他们身上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找到了更多快乐。

习惯了无声世界,老师聊天也会比划着手语

中午,跟随翟春来到了老师办公室,她跟往常一样与其他特教老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有意思的是,几名老师一边正常地聊着中午吃啥,一边互相比划着手语。

翟春说:我们特教老师都这毛病,爱比划!我在家时也会尽量避免比比划划的,但是没办法,还是会不自觉地手嘴一起用。

对于翟春来说,聋哑人的世界离她更近,她多数时间更习惯于无声表达,在外人眼里她可能很特别,甚至在公交车内也被误会是聋哑人。

说起职业病,其他老师也找到了共同语言,我们嗓门都大,同时听力减弱!一名老师说。

她告诉,聋孩子不怎么说话,即便是出声也是咿咿呀呀不清楚,长期接触就容易导致听力减弱,与此同时嗓门也就变得很大,我们每个人都有咽炎,比普通老师要普遍得多!

另一名教语文的老师则说:不管文章有多美、多么富有诗意,但是要想让聋孩子读懂就必须用手语翻译成最简单、直接、具象的表达方式,时间长了,我们老师都爱说大白话!咋直接咋来!

-对话

特教老师是什么?

就是妈,有时还是爸

翟春说:好多学生不叫我翟老师,而是看到我就用双手指脸颊,他们是在叫我酒坑老师。发音也有问题

说起特殊教育,翟春还记得她的老师曾说的话特教发展的好与坏,是衡量一个国家经济水平的一个重要标准。

外国好多国家经济发展得好,他们的特殊教育发展得也特别好,而我国特教也就是最近10多年才开始发展,这个行业需要我们这些特教工作者的坚守,我也希望未来特教事业能够更加蓬勃发展,使真正需要我们的人能够得到帮助,我得一直走下去。

她说着,手指又一次飞舞起来。

:带学生出去时,跟他们用手语交流,会有人投来异样的眼光吗?你会尴尬吗?

翟春:不会尴尬。我觉得我会手语,我能跟这些寂静世界里的孩子沟通,我挺自豪的!

:都说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那你认为该怎么形容特殊教育老师呢?

翟春(思考了一会):嗯,没想得那么高大,我只是觉得我们特教老师对于孩子来说就是一个妈,有时还是爸。

:怎么讲?

翟春:生活起居、心理疏导我们都要做,这是当妈吧?但你又不能一味地宠着惯着,他们也有偷懒、淘气的时候,这时候你就得严厉起来,像个当爸的,比如半夜不睡觉看电影、不完成作业,我有时候就会罚他们到操场上跑圈。

:12年特教生涯,你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未来有啥打算吗?

翟春:没有特别具体的打算,就是觉得自己的生命就跟工作连在一起了,习惯成自然,也离不开了,感觉自己就是选择了这条路,只能往前走,尽量走得更好、更完美。

TX
引起老人得阿尔茨海默病的原因
国药集团与太极集团强强联合,提升国有资本运营效率
社区获得性肺炎诊断与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