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十界主宰正文正文第四百三十七章山水二势

发布时间:2020-05-20 22:26:11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四百三十七章 山水二势

叶红莲仰首大叫,脸色急迫到了极致,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然而如此局势之下,她这等言语却是和叶天仇三人心志相左。本就是仓促应对,如若再生变卦,迟疑不断,扭捏不绝,那才是真正的祸患。

此言提醒,没有产生半分效果,当空浮立的叶天仇三人,恍若未闻!

泰然宗和共氏一族弟子,居然也没露出多少迟疑,真不愧是大势力出来的,果然不同凡响。

洪流卷荡之中,那些个陡然凝形,突兀出来的礁石上,泰然弟子真气运转。明明相互之间都隔着不断的距离,散逸在百丈来宽的狭长礁石带上。

但是人散气势未散,隔着虚空,隐隐有波动互相掩映。各自足下的礁石,自洪流之底的广阔大地上,汲取力量。

“嗤嗤”声中,一道道土黄色泥流从江水洪波当中钻了出来,旋即散逸四周,连结勾动。

几乎只有几个瞬间,一道道堤坝便显露而出。在洪波江水当中,稳固如山!

气势煊赫的洪流,在大真阳焚天阵的煮沸之下,居然被控制下来,缓缓归于有序,甚至是平静!

共氏一族的弟子,此刻立时抓住机会,钻出沸腾洪水。同时,体内水属性功法勾动,以渐渐平息的洪流为屏障,比之真气真元连结,再次凝出禁制阵法,将这片区域重新“掌控”下来!

三道截然不同的阵法,笼罩一片空间。大真阳焚天阵笼罩在外,封禁此片虚空。

而在其内,却是山峦叠嶂,洪波水流。这两种力量原本互有克制,但是此刻却是趋于融合,居然颇为完美的配合在一起!

“砰砰砰!”

江流之内,叶红莲和天地囚笼四周,一瞬间钻出四道泥石土堤,洪波自动退散,化作一片孤岛。

这孤岛排空了这片区域的水势洪流,但是却让得四周洪波积聚起了威势。

叶红莲微微一怔,脸上交击之色还未曾消散。这时,洪涛自高空纵跃而下,一下子落在她身边!

“红莲姑娘,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有我共氏子弟和泰然宗精诚合作,压下局势,不足挂齿!”

他朗声一笑,旋即冲着高空浮立的端木荣点了点头。山水二阵,终于开始爆发出真正威力!

那些礁石堤坝,以有形化无形。土黄色元气流转,飞快激增,陡瞬间暴涨数十丈。洪流水波,立时便被太高,原本顺畅奔流,此番却是化作断崖,以瀑布之势,轰砸而下。

如此水势一生,洪流之内,霞光流转,共氏一族弟子布下的禁制一阵家,自瀑布之内,汲取力量。

“轰轰轰”

区区数百丈的范围,这条洪流河道,却是化作十数道断崖。层层累加,以一种分外巧妙的方式,将两大势力的力量结合在了一起。

如此一幕,说来麻烦,其实也就十来个呼吸。

洪流在断崖间倾泻之时,虚空堡垒氤氲出的那片天地终于凝实,彻底在这片空间显化而出。

以牛德胜这个新晋武尊为首,龙社龙营弟子气力连结,龙阵加持之下,几乎无视大真阳焚天阵的火煞炎罡之力。

“全体准备,疯狗拳出击!”

虚空堡垒之上,叶飞终于发出冲锋的号角!

几乎就是随着他言语落下的一瞬间,龙阵之内的众人,将不久前刚刚研习的拳法打了出来。

说来有些怪异,或者说是混乱。数百人的队伍,使得明明是同一套阵法,但是各自姿势气势,居然大不相同。

有人意态癫狂,拳势刚猛有力,勃发出自己所有力量;有人神情慵懒,随意挥拳,毫无招式技巧;也有人一板一眼,面色肃穆,一拳一式,皆是套路……

然而就是如此,数百人施展出的手段,相互之间居然毫无阻碍。拳势威力,透过龙阵,凝结成一股,在那片光影凝结,虚实难辨的天地四周,化生出一道狰狞恶狗!

“吼——”

仰天嘶吼,凄厉威煞,穿透虚空,在大真阳焚天阵之内,轰击轰击爆鸣。

堤坝山峦上的泰然宗弟子,水波洪流禁制内的共氏青年,齐齐色变。有人实力不济,耳鼓刺痛,头晕目眩,一瞬间心惊胆战!

山水二势凝结,还未爆发,居然已经有了一丝崩溃之相!

“不好!对方这人数太多,这阵势委实厉害,大真阳焚天阵内,我们不是对手!”

端木荣面色一变,尽管那恶犬只吼了一声,他已然明白,泰然宗和共氏一族联手之下,也落了下风!

洪流孤岛之上,洪涛脸色叶飞非常难看!借助泰然宗翻天覆地的手段,断崖洪流,威势强了数倍。但就是如此,他也没信心和虚空堡垒下那条巨型恶犬抗衡!

不是山水二势势力太弱,而是对手太过狡猾,之前的骚扰偷袭,过于成功,两大势力都受到影响。眼下的手段,只有平常时刻七八分威力。

更重要的是,大真阳焚天阵,对他共氏子弟,影响太大。

尽管阵法威势为叶天仇所控,并不针对他共氏族人,但是仍然削弱了水属性功法的神通。

水火相克,哪怕山势壮大了洪流威力,也弥补不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没了大真阳焚天阵,那六阶玄器,来去自如,我等可以击溃叶飞,但是根本奈何不得他!”

叶天仇此等时刻,一声喝叫。虽然也知道形势不妙,但也只能如此!

想要对付叶飞,若是不付出一定的代价,那是不可能做到的!

“你二人不用顾忌其他,全力攻击,我有手段收拾残局!”

这一言一落,洪涛和端木荣皆是面色一滞。叶天仇言语如此决然,还未开打,居然已经做好了残局的准备。

似乎残局之时,才是对方真正施展手段的时刻!

“也罢!就听你这一次。”

也不知怎么回事,他二人对于叶天仇分外信任,明知形势不妙,己方人大大吃亏,还是决定听从对方谋划。

“咔擦”

“轰隆!”

断崖再次拉升,洪流自数十丈高空坠落,产生惊天爆响之声。

波澜卷荡,洪流滔天。以一种违背自然规则的方式,冲着高空轰鸣而去。

那巨型恶犬,龇牙咧嘴,气势汹汹。前身一个伏低,四肢猛然一用力,奔腾而起。居然之间从龙阵四周“钻了”出来,冲着滔天巨浪嘶哑而去。

“吼吼!”

“咔咔!”

恶犬凶吼,利齿一张,直接咬断洪流。巨爪一个挥击,拍碎凌天波涛。

十数道断崖,不知多少丈瀑布轰落积聚的威势,似乎对这恶犬没什么影响!

但是恶犬只有一条,而洪流浪涛,却是源源不断。

一道洪波不行,再来十道、百道,一重接一重的洪流轰砸之下,恶犬身体单薄了许多,最后怒吼一声,炸裂而开,消失不见!

龙阵之内,牛德胜微微有些惊喜,似乎对于这番场面有些满意!

山峦洪流之中,泰然宗和共氏一族之人,居然也露出一丝喜悦。山水二势能够彻底挡住对方凝出的恶犬,和数百人凝出的阵法抗衡,似乎还占了一丝上风!

两方之人,都觉得自己占了一丝便宜,信心鼓胀!

龙阵之内,众人再次挥拳,还是之前的套路,各自使出自己对疯狗拳的领悟,借助龙阵之势,凝成凶恶巨犬。

以无形之势,化有形之体。

洪涛和端木荣自然也不会闲着。洪流内山峦起伏,原本凸起的断崖,此刻却是轰然坠落。高处低沉,洼处凸生。

地势的改变,自然也同样引起了水势的变转。沧海桑田,天翻地覆,水势威煞再次强横。

于是乎,之前的一幕再次重演!

恶犬撕咬拍击,洪波翻卷轰砸。待得恶犬溃散,山水二势,也消耗了七七八八!

如此这般,来来数十次。最初双方都是信心满满,但是事实看来,居然变成了消耗战!

龙阵之内,龙营龙社子弟,几乎皆在其列,有六七百人之多!

山水二势之中,两大阵营弟子虽然只有百来人,但皆是出自名门大派,都是高手,个体实力强横!

双方各有优势,也各有劣势。你来我往之间,俱是露出了疲态。

作为主阵者,牛德胜清楚,洪涛端木荣二人也清楚。如果真的这般拼下去,就算己方能胜,那也是残胜。

若是易时易地,恐怕双方都会有退走之心。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大家都是横跨一界,来此可不是为了打生打死,而是为了机缘和宝藏,没必要在此干耗!

然而双方为首者,此刻却还未出手。真正的较量,还未曾真正开始。

洪流之上,山峦之中,有目光翘首望着虚空浮立的叶天仇。

残局已现,刚才信心满满之言,此刻也该兑现了吧!

叶天仇自然清楚己方之人对自己的期盼,眼下状况,正是他期待许久的时刻!

“叶飞,该我俩出手了!”

他冲着叶飞微微一笑,脸上丝毫敌意也没有,似乎只是寻常好友切磋,较量武技罢了,一点也没有生死相搏,存亡危机之感!

“看来你终于忍不住了!我也很好奇,那枚别人的命符,你到底能施展出几分威力!”

叶飞背负双手,神情悠然,一如往日那般,全然不在意身周局势。

如此淡然姿态,让得叶天仇微微不喜,“叶山霾是我爷爷,我传承了他的血脉,继承了他的命符,有何不可?那枚命符,天生就是为我凝炼的。而你叶飞,也注定只是此枚命符的试金石!”

中山治疗妇科费用
糖尿病饮食注意什么
韶关治疗牛皮癣费用
菏泽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松原治疗白斑的医院
南平治疗白斑病费用
马鞍山治疗白癫风医院
朔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