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绝世仙剑 第五百一十五章 痛苦液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0:04

绝世仙剑 第五百一十五章 痛苦液

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闻言,都惊讶万分的看着李不凡,不可思议的问道,“李师弟,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啊”

李不凡闻言,眉开眼笑的对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说道,“刚刚在屠魔剑冢之中,光线不够好,我没有仔细看这一只八足龙鳌,现在出来了,我才发现的”

慕容婉儿闻言,对李不凡巧笑嫣然的娇声问道,“李师兄,你发现什么了啊你快给大家说一下吧”

李不凡闻言,微微皱眉,对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沉声说道,“我刚刚发现那一只八足龙鳌的八条腿,并不像是龙鳌的腿”

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闻言,充满惊奇的目不转睛的盯着李不凡。

“不是龙鳌的腿,那是什么的腿啊难道是蚊子腿”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之中,有弟子对李不凡眉开眼笑的问道。

李不凡闻言,摆了摆手,微微皱眉对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说道,“有点像是蚊子腿,但是又不是蚊子腿,反正我也不知道,那一只八足龙鳌的腿,有些不正常”

“会不会是这一只八足龙鳌在屠魔剑冢之中,挨饿太久,而导致了腿部的畸变啊”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之中,有弟子突发奇想,对李不凡眯眼笑着问道。

李不凡闻言,微微摇了摇头道,“你说的那种畸变情况,畸变得也太厉害了吧绝无可能”

慕容婉儿闻言,用美眸看着李不凡,带着甜美的笑意,娇声说道,“李师兄,你的意思是这一只八足龙鳌的,是一只变异的龙鳌”

李不凡闻言,微微摇了摇头,摆了摆手,轻轻叹了一口气,微微皱眉对慕容婉儿说道,“唉,我的意思是那一只八足龙鳌,极有可能不是八足龙鳌,极有可能是其他的物种”

慕容婉儿闻言,沉吟片刻,突然对李不凡娇声惊叫道,“李师兄,这一只八足龙鳌,不会是一种不知名的怪物吧”

李不凡闻言,微微点了点头,对慕容婉儿,带着笑意回答道,“婉儿师妹,你的猜测我也不能肯定,但是,我要告诉那你,你猜的情况很有可能”

正在这时,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突然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对李不凡和慕容婉儿,微微笑着说道,“李师弟,婉儿师妹,你们两人别疑神疑鬼的了难道你们怀疑本师兄的眼光”

李不凡和慕容婉儿闻言,都微微摇了摇头,对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齐声应道,“不敢怀疑”

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闻言,带着得意的笑意,对李不凡和慕容婉儿说道,“那就对了你们两个现在就别疑神疑鬼的胡乱猜测了”

李不凡和慕容婉儿闻言,只好应了一声是,然后都默不作声。

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回头看着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带着满脸笑意说道,“好了现在大家的当务之急,还是将这一只八足龙鳌

绝世仙剑  第五百一十五章 痛苦液

,带回天玄剑派我们现在还是想,如何才能将这一只八足龙鳌唤醒,让它自己爬到天玄剑派去”

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闻言,都连连点头称是。

正在这时,有一名长相滑稽的瘦小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从人群之中站了出来。

那一名长相滑稽的瘦小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李不凡和慕容婉儿都认识,叫做潘跃龙。

那一名名为潘跃龙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对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笑容满面的说道,“我有一瓶刺激性的液体,可以唤醒那一只八足龙鳌让我去试一试吧”

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闻言,都七嘴八舌的对那一名名为潘跃龙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展开了嘲笑。

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之中,有弟子,对那一名名为潘跃龙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嘲笑道,“潘师兄,你忘了那一只八足龙鳌,找不到鼻子吗还用得着试一试吗麻烦你聪明一点儿”

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之中,还有弟子,对那一名名为潘跃龙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嘲笑道,“潘师兄,你用的什么液体啊不会是吹牛的吧不会又和刚刚天痕师兄的药膏一样吧”

那一名名为潘跃龙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完全不理会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的嘲笑,而是送怀中摸出了一个红色的小药瓶。

紧接着,那一名名为潘跃龙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对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微微笑着介绍道,“我这一瓶液体叫做痛苦液”

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闻言,都带着惊讶之色,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一名名为潘跃龙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手中的小药瓶。

那一名名为潘跃龙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对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眯眼笑着,不紧不慢的解释道,“我这一瓶痛苦液,洒在任何动物身上,都会疼痛难忍哪怕是什么神兽妖兽,也会痛得受不了”

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闻言,都议论纷纷。

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之中,有弟子说道,“这个潘跃龙,又在吹牛了”

那一名名为潘跃龙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闻言,微微笑着对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说道,“我不是吹牛我是说的真的”

李不凡闻言,微微皱眉,对那一名名为潘跃龙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说道,“跃龙师兄,我相信你但是你这么一个小药瓶,能装多少药水,够用吗”

那一名名为潘跃龙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闻言,看着李不凡,眉开眼笑的说道,“李师弟,你就不懂了,我这里面是浓缩液还可以用水稀释了用”

“哦,对了周围哪儿有水源我要稀释我的这一瓶痛苦药水”那一名名为潘跃龙的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突然对天玄剑派的,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众年轻弟子问道。未完待续。

漳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漳州白癜风医院
漳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漳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漳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