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反进化论 第一卷 畜生道 第二百零七章 天河之渡

发布时间:2019-09-24 15:56:30

反进化论 第一卷 畜生道 第二百零七章 天河之渡

狮群……鬣狗……猎豹……

尸体……秃鹫……太阳……

林庸与族群埋着头走着,藏在了迁徙大军的深处,尽量将自己的头颅埋得很低,恨不得渺小到其他生物都看不见为止。

他们已经不知道走过了多少恶兽的领地,也不知道多久没有好好的进过食了,走在前头能吃到的青草与自己的生命相比,也变得不那么诱人,偶尔能喝到两口满是粪便和泥污的脏水,也显得那么满足。

原本的百万迁徙大军被拉扯分裂成几十股小的群体,陆陆续续地向着北方移动,林庸所在的群落也只剩下几千只角马拧在一起,跋山涉水却依旧矢志不渝,势必要走到那生机盎然的雨露之地。

林庸的身上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几十处伤口,全是为了保护族群而留下来伤痕。的有的是被恶兽撕咬抓伤的,有的是角马间羚角互相冲撞捅伤,还有的是摔在地上,被其他角马重踢踩踏。伤口.暴露在恶臭的空气之中逐渐腐烂感染,刚刚结痂又被奔跑中的拉扯崩开伤口,不断有疟蚊前来叮咬。林庸已经头昏脑胀,甚至感觉不到疼痛,心中只有一个执念,务必将自己的族群,完好地护送到北方!

终于,大部队走到了南北的分界线————位于肯尼亚的马拉河。

涛涛的河水混杂着滚滚黄汤极度汹涌,空气中的湿.润也让人心神一快!

到了,我们到了!过了这条河,就是绿色潮.湿的北方,河中一只只肥胖的河马张着门一般的大嘴嚎叫,像是在为这帮远道而来的大军鸣奏着凯歌!林庸也忍不住胜利的喜悦,向前跑出两步想要为自己冲个凉,其他角马也久旱燥热,一看到河水就奋不顾身地往里冲。

然而当林庸刚冲到河边想要跃进河面时!

哗!

河里突然窜出一只甩尾巨兽,体长达到了恐怖的三米多!灰褐色的皮肤上尽是突起的菱角疙瘩,张着两只剪刀般的大嘴向林庸咬来,上下颚上排排锯齿极为尖利!

哗!哗!哗!

与此同时远方的河中又窜出三四只来,他们藏在河中不细看还以为是河里裸.露的石头,只是那两只股起来的双眼,却带着最炽烈的贪婪。

是尼罗鳄!

林庸猛地刹住身子往旁边一跃,那鳄鱼的大嘴只差几厘米就咬在自己的后腿上,之后快步滑动着四肢继续朝林庸追袭而来,速度竟然飞快!林庸蹬踏着四踢玩命地往后跑,连奔了几十米后,那巨大恶龙终于放弃追逐,巨尾一甩在地上,飞沙走石满是烟尘,扑通一下又窜入河中消失不见。

林庸回到陆地上大口喘息打着响鼻,太险了,这河该怎么过?举目一望,这河里起码有几十上百只这样的怪物,正死死地盯着岸边的一众角马。

角马大军到了这里,也全都驻足观察着,所有老幼俱都瑟瑟发抖不敢上前。

角马群中,逐渐走出了几十只健壮的公角马头领,站在河岸来回踱步,跃跃欲试。

林庸真是难以理解,这也要下河?这不完完全全就是找死吗?

让林庸震撼的是,这帮角马真的就是找死!

只见前头几只角马看了看遥遥几十米的河对岸,又看了看身后的家族老幼后,使劲往空中打了个响鼻……纵身一跃,跌进河中,与此同时,他身后由领头角马组成的的黑色尖头‘敢死队’,也全都跟着它往河里冲!

哗!哗!哗!

几十只尼罗鳄同时游了过来,张开大嘴几乎比角马的身躯还要高,领头的那只角马四个蹄子在浅浅的河床.上乱.蹬前进,汹涌的河水冲打着它的身体,使它速度极慢根本无处着力,弄得周围水花四溅。那尼罗鳄锯齿一般的大牙狠狠往角马身上咬下去,轻易地穿透了角马的毛皮,往水里一拽那角马就惨叫着被拖进黄水汤中。

这时立即就有两只尼罗鳄围过来,三只鳄鱼分别咬住那角马的三只腿.根,潜到河中像转子一般一旋,那角马的身子立刻被残忍地分成了三份,被三只鳄鱼快速吞咽到肚子里。

这力量……太恐怖了!

在尼罗鳄高达3000磅以上的咬合力下,所有的血肉骨头和豆腐也没什么分别,那可是一吨多的咬合力!这么一撕,黄色的河水立刻变成了红色的血池,仍旧有一只接一只的角马往里面跳,疯狂地想要游到河的对岸去。

为什么?为什么!林庸实在不明白这些角马的愚蠢,为什么往那血河当中跳!

但是当他设身处地为角马思考后,终于明白它们这样做的原因。

它们,是为了延续……

热带非洲只有两个季节,雨季和旱季。假如不越过这条河,角马就只能呆在干旱的南部,南方已经没有食物和水,继续呆在那里,终究逃不过被饿死或猎杀的命运。它们之所以一路冒死迁徙,就是在对抗这个简单而残酷的世界。

之所以明知危险还要往河里跳,是为了给身后更多的角马创造生机,用自己的血肉,堵住鳄鱼对它们的残害,为自己的族群创造一个明天。这时,它们个体的生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整个角马群,才是一个大的生命!

它们冲进河里的时候,就已经在用另一种方式生存着!如同断臂求生,自己已经成为了角马群大生命的一部分,舍生而求生,为生生世世的角马生存冲出一条明路来。

它们是‘自我’的至高感与‘无我’的至高奉献精神的完美统一。

眼前的残酷屠戮让林庸热泪盈眶,身后的一众老幼妇孺全部跃跃欲试,蹬踏着马蹄忘我地想要涌进河里,林庸却死死地挡住身后的家族,不让它们冲进河中。

但河,依旧要过,关键是怎么过!

林庸一直等到角马的先行部队下了一半后,才将家族领到河边

反进化论  第一卷  畜生道 第二百零七章  天河之渡

,几十米的宽的河床.上,同时有上百只角马陆陆续续地在里面挣扎奔走,河中的鳄鱼很多还没有分到了美食,而且上下游依旧有不少新的尼罗鳄游了过来参与这场饕餮盛宴,再等片刻估计谁也走不掉,只能一鼓作气和角马大军一起往前冲!

下河!

林庸用嘴巴一拱就将家族中的几个小角马推到河里,同时那几只母角马也紧紧跟着小角马跳进河中,通身体护着它们不被侵袭。当老角马也跳进去时,一只身形达到四五米长的巨型尼罗鳄刚从下游逆流而上,一眼就盯住了那惊慌地小角马们,以‘S’型游动快速地朝它们靠近。很快闯到了小角马的身边,张开大嘴遮天辟地朝小角马咬来。

此时林庸抓准机会,纵身一跃!身子划过一道黑色的弧线,在空中跃出四五米远来,前蹄一脚就剁在了那尼罗鳄的脑袋上,将它进行到一半的攻击,生生地踩到了河水当中!

快走!!!林庸刚跌进河中,立刻感觉到身边这怪物在水里游动,护卫在家族的身侧,用尽全身力气往前冲,族群里的角马们不用督促,也全部放了疯似的往前跑。

林庸一边闪躲着鳄鱼的袭击,还要一边用身体撞击着其他想要猎食家族的巨兽,那尼罗鳄身上突起的尖刺铠甲好不厉害,轻轻一蹭就在林庸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林庸身上的旧伤也早就被剧烈的运动给撕开,这马拉河的河水都被太阳烤得滚热,顺着林庸的腾跃飞起,落下来的都是鲜红的血水!几十米的距离就像几万米一般遥远,好在身边的角马大军十分团结地聚在一起,家族成员藏在其中也逃离了不少猎杀。

终于,第一只母角马顺利地登上了对岸的河床!

接着是第二只……

第三只……

随着家族成员一个一个地逃出生天,林庸心里也在庆幸呐喊!然而,就在第九只角马要登上陡峭的岸边时,旁边突然游来一只尼罗鳄朝它咬了过去,那小角马往旁边一扭头,脚步一滑竟然噗地一下重新跌到了河中!

危险!林庸奋不顾身地冲上去,用身体护卫住小角马。

给我站起来!!!

林庸心急如焚,眼看着那鳄鱼就要再次袭来。小角马也猛地从水中探出头,再次朝岸上蹬去,这一蹬却是顺利地踩实地面,几步跟着前方的部队消失在河岸边。

林庸也一步跳出去准备登上河岸,两只蹄子都已经踏在岸边,哪知后腿一阵撕裂的疼痛,接着一股巨力就将他死力地往下拽!

啊————!!!

林庸自知已陷鳄鱼的大嘴中,只要自己落下去,瞬间就会被其他鳄鱼撕成几块,求生的意志猛然爆发,两只前腿弯曲死死地压在河岸上,剩下的一直后腿咚咚咚地向下蹬踹,只觉得如蹬在钉子上一般,越蹬腿上的撕扯力越强,最后这么死死坚持了近二十秒,只听见撕拉一声,自己的半只后腿连皮带骨全被那鳄鱼给撕掉,要在嘴里跌入河中消失不见。

林庸用仅剩的三只腿朝前跑了几步,一跤跌在河岸旁。

睁着半只眼睛,欣慰地看着河岸旁正在等待自己的角马家人。

还有它们身后一望无际地绿色草原……

百色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吉首治疗龟头炎方法
随州治疗阳痿费用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北京国仁医院上班时间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