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0:56

冬天黑得早。二姐搬个凳子一坐,拿根儿麻杆攥着,两胳膊一伸一收像轰小鸡那样,剥麻。去了皮儿的麻杆似脱了衣的娃,白生生一地。

麻劈儿乱飞,沤泡的酸腐青气弥散,村口飘着一层死苇,臭泡子上蒸起的晨雾似的,隐隐洇洇。二姐的俩辫子在那团湿气里探进探出。灯花炸蕊,倏地一跳,把二姐手脚不停张牙舞爪的影子黑重地摔在墙上。

二姐把剥好的麻劈儿高高地挂在靠炕头的墙上,用拨浪槌儿把麻劈儿打成绳。拨浪槌儿挂房梁耷拉下来的钩上,一扭,麻劈儿拧成一股,缠拨浪槌儿上,缠满,捯下来,头尾合一起,边缠边合边撸,成了绳。

二姐拿出事先打好的袼褙,照鞋底画瓢,随弯儿就弯儿,随圆就圆。二姐嘴往一边努,咬着牙,一剪子下去,“咔嚓”,吓得炕脚底趴着的老猫抬抬胯,抬脑袋歪着瞅。铰完一只,二姐腾出手把刘海儿往耳后掖掖,甩甩手接着又铰。

鞋底儿有爸爸的、大哥的、二哥的、三姐和我的,还有她自己的。剪好鞋底,拿白布条粘边儿,白面浆糊一片一片粘一堆。一双鞋底至少四层,付苦力的,五层六层不等。

二姐握着鞋底,贴胸抵脸,拿锥扎,纳底绳顺针眼走,过来绕锥把儿两圈,半闭着眼拽,紧紧实实,一针一针纳。

二姐纳的鞋针脚密实均匀,鞋心带花儿。看脚印,二姐能辨出自己做的鞋。闲时,二姐拿着鞋底去二丫家,边聊边纳。二姐有时把活儿带到地头,歇气也纳两针。二姐是不是会心上人的时候也把鞋底带了去呢?半夜睡醒一觉,看二姐还哧哧拽着鞋绳。拿锥子拨拨头发,锥鞋底,拽麻绳,影子晃来晃去。梦见二姐做了满屋子的鞋,有棉的、夹的,有花的、格的、黑的,有大绒面的、趟绒面的,数我的最多,我试完这双试那双,使劲一蹬鞋,醒了。二姐说:睡吧,我也睡。

冬天,二姐背着我去二丫家玩。我的棉鞋还没做出来呢,她胯兜揣着我的脚。二姐驮着我边跑边乐。可下做我的鞋了,花趟绒面,系带的。我穿鞋偏脸子,脚往外掰,鞋的外侧都磨没了,里侧还厚厚的,鞋崴着脚不舒服。看着将好的新鞋,守着二姐围望。我可不惹二姐生气,想想就要上脚的新鞋,二姐让我干啥我干啥。二姐把刚绱一半的鞋放下去厕所,我赶紧跳炕上试试,软乎的,大小刚好,乐得过年似的。看二姐回来了,紧忙脱下,没事人一样在门旁候着。二姐在家是王,我们可不敢惹,什么你地没扫干净啦,屋子没收拾齐整啦,没捡粪没抱柴禾啦,叫你干啥你不痛快啦,我和三姐动不动被她打一顿。二姐活儿没少干,还挨爸妈数落。

后屯来电影,白天我和三姐商量二姐带我俩,二姐没答应。到晚上,二姐没在桌吃饭,站外屋地上吃点儿,跳后窗户跑了。我和三姐尾儿巴似地跟着。二姐边走边往家撵我俩,我俩就是不回去。她快我俩快,她慢我俩慢,走了二里多地,二姐不撵了,一手拉一个。回来时我把鞋跑没了,二姐背着我,大口喘粗气,到家路上没人了。二姐把我摔炕上数落,鞋丢了不知道啊?怎么不吭气呢?我自觉没理,不敢大哭,手背捂着眼睛抹擦。第二天妈妈做鞋面,二姐做鞋底,傍黑儿,我又穿上了新鞋。

二姐要出嫁了,做了好多鞋,有她自己的,有公公、婆婆、小姑子、小叔子的,还有她那个心上人的,叫包包鞋。

二姐拿包袱皮儿一双一双一双裹好,撂炕脚贴墙,又扥过来紧了紧。二姐把她的要强豪横和未来要走的道儿都裹进了那张包袱皮儿里,虚抱着。

共 129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用流畅的文笔描述了二姐从剥麻捻绳到做成鞋子的全过程,描写生动细腻,二姐的心灵手巧勤劳善良跃然纸上。画面生动传神。作者观察生活之精准,描写事物之精彩,让人欣赏。感谢赐稿,精彩继续。【编辑;大哥王兆湖】

1 楼 文友: 2018-02-25 10:24:25 美妞纳鞋,生动传神;欣赏好文,继续精彩。问好作者。

2 楼 文友: 2018-02-25 19:51:57 小说以鞋为题为线为实,将二姐勤劳朴实善良执着的美好品质一一表现出来。小说的写作手法纵有千万种,归结起来只有一种,那就是呈现。所谓呈现就是表现,二者是一回事,就看你把这回事如何做好。本小说把这回事做得真好.欣赏!

淮北好的男科医院
盘锦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玉林治疗卵巢炎方法
淮北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盘锦好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