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宁小闲御神录第158章自成天地

发布时间:2020-01-24 20:24:11

宁小闲御神录 第158章 自成天地

“龙龟已经死去了。”他的声音中有淡淡的感伤,“我们进到它体内拜祭一番,顺便看看温良羽能不能继承他的衣钵。”他这老友性情温和,若非早已死去,这龙龟的威严怎会散布得满心湖都是?唉,他一下水便知道了,只是没有亲眼目睹就难免心存侥幸。

只可惜,这样美好的意外,总是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妖怪们的交情真奇特啊。宁小闲吐了吐舌头,难道他们不觉得惊扰死者,很不礼貌么?不过长天是老大,他说了算。

她往前走了一小会儿,终于走到巨龟的脑袋上方。她强抑住不安往下看,害怕这大龟突然活过来,然后伸出头部将她一口吞掉……

幸好这想象中的场景没有出现。这大家伙仍然保持着安静,她看到巨龟最后的姿势是向着湖底伸长了脑袋,大嘴朝下张开。

“到了。就从它的口中进去吧。”长天发出了指令。

“啥,从这进去?!”今日见着这大龟,她的机灵劲儿全不见了,心中只剩下对这生命奇观的膜拜。

哪怕知道长天不会害她,宁小闲还是觉得头皮发麻。从这大龟的口中进去?!她刚才似乎不小心瞟了一眼,看到这大龟口中纵横交错,显然也是满嘴的钢牙利齿啊!她就这样跑进人家口中么,万一它的大嘴突然合上呢?

“乖,听话。这嘴里就是入口,否则你再也找不到其他进去的途径。”知道她心存敬畏,长天安慰了她两句。

她咽了两口口水,才带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决心,磨磨蹭蹭往巨龟口中走去。

果然太平无事。这巨龟已经死去不知道多少年了,嘴里的一切都沉积成了石头。她沿着舌头一路往里走。才通过了咽部,就发觉出了异常。

龙龟的身体里,竟然没有水!她从咽部走上来,也就一步一步脱离了湖水,踏上了干燥的地面!

“好了,站在这里不要动了。”他吩咐道,“将温良羽带出来吧,他是传承者。”

温良羽在神魔狱中早已听得心痒难耐,现在被放了出来,外形虽然是只小貂。黝黑水滑的身躯却还保留着人类的习惯,后足站立而起,观察起四周来。

这里虽是巨龟的身体内部,却没有半点生物体内的黏乎感。她往前迈了几步,走在巨龟血肉凝成的坚硬地面上。

面前是一堵厚重结实的大门。至少也有七丈高,大概也是由巨龟血肉凝成。看位置。就堵在巨龟咽部后方。牢牢把守后面的广阔空间。宁小闲才看了看门,就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将它打开。这门不是太复杂,而是太简单了――从上到下,四四方方、干干净净,没有任何花纹装饰、也没有任何提示,甚至连门环都没有。简直就像一块平滑的大石上生出一条缝来。

她伸手轻推,果然大门毫无动静。千百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妖怪来过这里,但大概都无功而返了吧。

宁小闲奇道:“巨龟体内,怎么会有这东西?”哪个生物体内会长出一对大门来?这绝对不是天然生成的。

长天沉默半晌。才低声道:“他将自己的身体,也炼成了一件法器。”

纳尼,还能这么干?!这剧情太惊悚了,令她有些接受不能。

就听长天接着说:“龙龟早已修出身外化身,独立于本体之外而存在。上古时期的神兽,大抵肉身极其强悍,都愿意将本体炼成法器,以作对敌之用。惟有我这老友……”似是勾起往事,顿了顿道,“却将他的本体炼成了这样。我来过几次,他平时寓居于此,读书、卜算、推演以娱情,很少参与战斗。”

她明白了,这大概是乌龟的本性吧,变成了神兽之后也喜欢缩起来过自己的小日子,那么巴蛇的本性是什么哩?不过神兽们的真身和身外化身,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天低笑着解释:“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合适的措词。身外化身是由我们的真身凝出,承载全部的神识和意念,但本质上却是强横的神躯;凝成之后,可以指挥本体来行动。我们与本体的联系,玄而又玄,类似于孪生子的心灵相通,然而又大不相同,这种奇妙的感受很难明说。”

“他的本体也很强大,因此炼成法器后,历经三万年而不崩坏。”他轻叹一声,“不过,没有神力的持续补充,终有一日也会消散的。”

“这堵大门,是想区分有缘和无缘的妖怪么?”她想了想,又问道。

“不!他就是不想让人进去罢了。”

这回答,真是绝了。那么现在,他们难道要站在门外发呆么?温良羽的个头太小了,她将他拿起来托在掌心,方便他观察这座大门。

他吱吱说了几声,穷奇翻译道:“龙龟自己,是如何打开这扇大门的?”

宁小闲翻了个白眼:“他自己就是这大龟,怎会打不……开?”话未说完,她就明白了温良羽的意思。这大龟只有在自己的身外化身站在门外时,才会打开这扇大门。换言之,当它感受到自己气息时,才愿意开门。

现在,龙龟的身外化身毫无疑问已经消失了,但开门的原理却不会变啊。

长天也忍不住夸了一句:“温小子,说得有理。”唤宁小闲进来,从怀中取出一枚龟甲递给她,“这是龙龟送给我的信物,看它感受到自己的气息后,肯不肯开门?”

这块龟甲的纹路很漂亮,但看起来就像是被硬生生扯下来的。

“怎了?”长天见她举着龟甲翻来覆去。

“好眼熟,你是怎么拿到这块信物的?”她拿着它反复看了几遍,越看越是疑窦丛生:这形状好像在哪里见过!

“咳!”他尴尬地轻哼一声,语气是极罕见的不好意思,“当年一场意气之争,我俩都现出了真身,我从它身上硬扯下来这个;后来握手言和了,他就把这块龟甲当礼物送我了。我拿回来后,炼化了一下……你将嘴合上行么?”

她瞪着这龟甲,小口越张越大。怪不得这东西看起来眼熟,原来就是从巨龟身上被扯掉的那一大块甲肉!那可是足足有好几个足球场大小的一块皮肉啊,结果炼化之后放在她手里,连掌心也盖不满。仙法当真可敬可畏,可以藏须弥于芥子。

然后她的脑子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件事:长天的意思,这龟甲是他亲自扯掉的。也就是说,龙龟身上的巨型伤口,是他的真身一口咬出来的!到底是多可怕的大嘴,才能造成这样的创伤?看他现在丰神如玉的模样,实在想象不来他张嘴去咬巨龟的场面……这种程度的脑补,她也做不到啊!

话说这龙龟的性情果然很温和,巴蛇在它身上咬下这么大一块肉来,换了谁不得痛彻心扉,它竟然还肯跟对方握手言和?

长天见她这样瞪着自己,很有几分不自在,转移话题道:“你不是该出去了么?”

她举着这龟甲出了神魔狱,站到血色大门前。果然过了两息,大门就向内打开了。这门本身是用巨龟的血肉铸成的,此刻也根本不会发出什么喀吱的刺耳声响,只是无声无息地洞开,容她和温良羽走了进去,又悄悄地关上。

这门足足有三丈厚,若没有这龟甲信物却想强行打开,估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况且这老乌龟精通阵法,难道不会在后头设置些机关阵法,让入侵者欲仙欲死么?

门刚刚关上,里头马上有光源亮起,将龟腹照得如同白昼。她眯眼看去,原来龟腹的角落置有上百口大缸,亮白色的火焰从缸口喷出,十余丈内皆纤毫毕现,有若白日焰火。

“这缸中盛的是人鱼膏,也叫鲛人油,久放不坏,久燃不灭!”长天给她作科普。鲛人油这东西,她听说过,据说华夏的秦始皇陵里就有,是千金难买的宝贝。可是这里的每一口大缸都有四、五人合抱粗细,这得杀掉多少鲛人熬出油来才能注满啊?果然神兽就是神兽,就算脾气再温和,对低阶妖怪的死活也从来不会放在心上。

“你们且走上前两步。”

她和温良羽依言上前两步,顿时眼前一片白光闪过。

等两人睁眼去看,立刻便呆住了。

这哪里像是龟腹之中?头顶上风清云淡,有艳阳普照。眼前是一片波光粼粼的静谧湖水,湖中时有游鱼跃起,湖边暗垂杨柳,有翠鸟虎视眈眈,有鸬鹚悠然巡视。湖面上的白雾,偶尔在轻风的吹拂下散开,令他们能看到远方有拱月型的小桥,有一座白墙黑瓦的小小院落!

她和温良羽仿有所觉,低头看去,自己竟踩在一座木栈桥边,耳边能听到湖水轻拍岸边的温柔声响,鼻中能闻到茉莉花的清香,眼前还停着一只小小的乌篷船,船内有梢。她急忙转过身,身后哪里还有那扇血红大门的影子?自己竟是已经完全融入了这若江南水乡一般的景致里!

这沉眠在心湖的龙龟,竟在自己的身体内,构筑起一个湖中之湖、世外桃源!(未完待续。。)

萍乡市第三人民医院
社旗县人民医院
治疗癫痫病广东哪家医院好
芜湖白癜风好治吗
清远看癫痫病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