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大师逝去的时期,他比谁都充满争议年宵

发布时间:2020-04-02 11:28:39
大师逝去的时期,他比谁都充满争议

  原标题:大师逝去的时代,他比谁都充满争议

  最近,一档综艺节目《上新了故宫》频繁登上微博热搜,在演员周一围和邓伦的演绎下,乾隆的秘密花园、书斋、戏楼都忽然生动起来,600岁的故宫好像以一种更年轻的姿态重新复活了。

  不管什么时候,故宫这个超级IP都久热不衰。前段时间的《如懿传》,更早的《甄嬛传》这些清宫戏,和《我在故宫修文物》都收割了一大群粉丝。紫禁城内的秘闻对大家似乎一直都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上周,在《如懿传》中出演过孝敬宪皇后的陈冲和出演太后的邬君梅却同时发出了一份讣告:

  让这两位名声斐然的女演员都深感悲伤的“始作俑者”是30年前执导过《末代皇帝》的意大利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陈冲和邬君梅在这部电影里分别扮演溥仪的两位妻子文秀柔顺容,那时她们都还很年轻,没有想到彼此的缘分能一直延续到今天。

  11月26日,《末代皇帝》的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因癌症去世。在无数个有关故宫的电影故事里,身为意大利人的他却留下了几近最美的一个。

  《末代皇帝》是意大利导演贝托鲁奇最为中国人所知的电影作品。该片拍摄进程的传奇色采毫不逊于故事本身。

  

  ·这是1949年以来第一部由中国合作拍摄的关于中国的电影,也几乎是迄今为止唯一一部在故宫实景拍摄的影片。前无古人,也基本上是后无来者。而看完《末代皇帝》的观众,几近都空想过在故宫里骑自行车的画面。

  

  ·在拍摄期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正在北京进行国事访问。优先斟酌影片拍摄,因此她直到最后也没能参观故宫。

  

  ·溥仪的弟弟溥杰和帮助溥仪写自传的李文达被请来担负影片的顾问。

  

  ·剧组找来一万九千名临时演员。还特批调派了两千名拍摄登极大典,为了扮演好旗人,军人们把自己的头发剃光了。

  

  ·一名意大利厨师被请来为国际演员们做饭。他带了22000瓶意大利矿泉水,450磅意大利咖啡,250加仑橄榄油和4500磅意大利面。

  

  两年以后,这部“里面的每个清朝人都讲英语,却并不让观众产生违和感”的影片横扫第6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最好艺术指点奖、最佳摄影奖、最好服装设计奖、最好导演奖、最好剪辑奖、最好配乐奖、最佳音响奖和最好改编剧本奖九项大奖,也成为奥斯卡历史上第一部以中国为题材的最佳影片。直到现在,《末代皇帝》在豆瓣的最佳影片榜上,依然排在第65位。

  

  比起脸谱化的出现,贝托鲁奇一向更关心对人物内心的发掘。如他的朋友所言,“贝纳尔多的特别之处在于,首先他是一个诗人,一个梦想家,他的镜头不是用来遮掩而是用来挖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贝托鲁奇说“我爱上了中国......(但是我感到疑惑的一点是)在拍摄期间,我问了一些故宫的管理人员,这个建筑是谁建造的,那个乌龟是谁雕刻的,他们都会说是明代或清代甚么年间建的,但是没有提到一个艺术家的名字。所有的艺术都是集体的艺术。”

  

  出于对个体的同情远甚于对时期的,贝托鲁奇和他的团队为《末代皇帝》的电影结尾安排了1出虚构的情节:鬓发苍白的溥仪花了一角钱,以游客的身份走进了早已成为大众参观景点的故宫。盘跚迈进太和殿,他朝三岁加冕时坐过的龙椅走去。

  

  “站住,你不准到那上面去!”一个孩子突然指着溥仪制止道。

  

  “你是谁?”

  

  “我住在这儿。我是门卫的儿子。”

  

  “是吗?过去我也住在这儿。那里就是我以前坐的地方。”

  

  “你是谁?”

  

  “我是中国最后一个皇帝。”

  

  “证明给我看。”

  

   溥仪露出笑意,让孩子稍作等待。转身来到龙椅边上,弯腰从底下准确无误地摸出一个蟋蟀筒,兴奋地递给男孩——那是他儿时藏进去的。蟋蟀从筒里钻出,已是一身暗淡颜色,却仍旧灵活地爬上了男孩的红领巾。溥仪被历史绑架了两个时代,贝托鲁奇对此解释,“中国人说他是从龙变成了平民。但溥仪也或许是从毛毛虫边变成了胡蝶,或是从皇帝变成了蟋蟀,终究得到了自由”。

  

  

  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曾被《文娱周刊》评为史上第44位最伟大的导演。

  

  对性与叛逆主题的关注,让贝托鲁奇成为他那个时期最重要的非墨守成规的艺术家之一。而有关“禁”的话题对贝托鲁奇一直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1979年的《月球》,1976年的《1900》,还有《戏梦巴黎》大胆的裸体性爱场面,曾被影评人认为是“有史以来最性感的电影之一”,也引发了贝托鲁奇职业生涯中的无数次丑闻。事实上,他几近每部电影都会伴随着丑闻这一次生品。而这一回他再次对外宣称,想用这段热辣的三角恋来测试美国人保守的极限。乐此不疲地试探、调皮、反叛,这些年轻的个性在贝托鲁奇身上从未消亡。

  

  但是,他又对这些骂名和丑闻其实不在意,仍然我行我素,只看重艺术本身。日本作曲家坂本龙1在和贝托鲁奇合作以后感叹“在贝托鲁奇身上,我看到了真正的艺术家。(在一定程度上)艺术家应该是自私的,才能够坚持自己,完成艺术。”

  

  这些羽翼或许会逐步饱满你对贝托鲁奇的印象:打破保守主义的陈规,无畏流言蜚语,关注政治议题和人性,镜头语言唯美,在电影史上始终占据重要地位,一位浪漫的意大利艺术家。

  

  但是今天却鲜有人谈论他那些大师手笔的电影,他的职业生涯却被众人浓缩聚焦于1972年《巴黎最后的探戈》中对女演员玛丽亚·施耐德所犯下的“罪行”。

  

  在2007年的《逐日邮报》的采访中,施耐德说导演贝托鲁奇和男演员马龙·白兰度在没有提前告知她的情况下,对她完成了“施暴”的镜头。虽然电影中的性并不是真实的,但施耐德仍然"觉得被羞辱了,老实说,我觉得被马龙和贝托鲁奇强奸了。”

  

  在尔后备受痛苦折磨的施耐德于2011年去世。多年以后,贝托鲁奇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说,他后悔没有和施耐德讨论那1幕,也后悔一直没有因为和白兰度制造那1幕而向她道歉。贝托鲁奇在视频中表示:“由于我们想要她作为一个女孩子真正的反应,而不是作为女演员的反应,我们想让她觉得被羞辱、惊吓。”他泄漏拍完该片后与施奈德再无联系,由于那件事,“她这一生都很恨我”。

  贝托鲁奇还说此事“很恶劣”,他很有罪恶感。但他其实不后悔那样做,强调这一切都是为了拍电影,为了让施奈德表现出没有表演痕迹的真实反应。当年,这部《巴黎最后的探戈》因大尺度镜头被意大利法院宣布为淫秽作品并被“永久”制止,同时,导演本人被剥夺了5年的公民权利。贝托鲁奇和他的电影一起遭到了惩罚,却并不是受刑于真正重要的缘由。

  

  《滚石》杂志的影评人对此评论“观众中有多少人买了这类场景的票还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它对推动电影中性爱的极限做出了贡献。”但是,抛开所谓的艺术性,真实性和电影完成度,“骗演员演一个场景,任何一个场景,都是没有借口的”。

  

  今年早些时候,作为美剧《纸牌屋》影迷的贝托鲁奇批评同为电影制作人的雷德利·斯科特用克里斯托弗·普卢默取代凯文·史派西,事情起因于史派西被几名男子指控性侵。贝托鲁奇宣布“斯科特应当为屈服于公众压力而感到惭愧”,并补充道“我马上就想和史派西一起拍一部电影。”

  

  这位情色大师一直怀有激起人性愿望、打破人性伪善的冲动。有一种不惜与公众作对,以完成某种使命的典型的艺术家的特质。永远保持打破陈腐的豪情,永久自信且充满好奇心。在大荧幕对性事讳莫如深且以为耻的年代,他以艺术家的立场挑衅保守,为影迷打开1扇紧闭的窗扉;在公众对演员的丑闻进行道德谴责而封杀其作品时,他依然以艺术作为更高的取舍标准。也许也由于贝托鲁奇对某种艺术寻求的无可置疑,使得其他对大众来讲一样重要的事情在他眼前相形失色,退居其后。因为这类执念,他成绩了艺术,也招致了骂名。

  

  11月26日,身患癌症的贝托鲁奇死在了罗马的一个清晨里。

  

  在他离去前的十多年间,都因腰椎间盘手术失败而不能不困在轮椅上,但依然对周遭的一切存有强烈的探索欲和好奇心。虽然身体遭到束缚,内心却没有停下过巡游。6十多岁时,他仍旧拍出了令年轻人的肾上腺素都急速上升的《戏梦巴黎》,让人忍不住假想他的内心是不是有取之不尽的热忱。

  

  马丁·斯科塞斯每次看望贝托鲁奇时都感到非常难过,由于他认为这位已故导演兼狂热影迷想要拍出更多的电影。

  

  “1想到他,我就会看到一个永久年轻的人。”

  

  贝托鲁奇去世时毁誉参半。

  

  他在电影里常能抵达角色的人心,却又在现世中疏忽了人心。有人珍爱他的电影和艺术魅力。有人可能永久不会原谅他。这个结局像极了1979年10月2日在芝加哥艺术学院电影中心举办的《月球》放映会结束以后,他对一名影迷所说的那句充满预言性的告白“我把结尾写得模棱两可,由于这就是生活”。

  

  作者:蹦迪退役选手。还没拿到退休金。

  今年哪位离去的大师最让你难过?

  留言告诉我们

婴儿高烧
白带异常有哪些症状
宝宝发烧38度怎么退烧
宝宝发烧39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