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娱评李安的电影奇观收购

发布时间:2020-05-21 16:33:24

娱评:李安的电影奇观

◎ 贾选凝 李安两度摘获奥斯卡最好导演奖,堪为“华人之光”。身处太多导演一生难以企及的高位上,他的成绩赋予了人们展开讨论的种种可能:身份、经历、梦想、思惟方式、对奥斯卡游戏规则的得心应手。对华人而言,李安是光荣,而对华语电影而言,李安不只投射出被西方主流世界所认受的华人性,更是一个温情脉脉的梦想。 李安的作品实际上并不适适用国籍、地域等标签去分类,他的血液中镌刻了最传统的东方美学和儒家思想,而他的思考方式与创作格局又同西方主流价值不谋而合,两种文化属性在李安身上的浑然一体,是东西方都没法谢绝他的理由。 能够服众,大抵意味着足够“圆融”。近10年中,李安的作品以改编为主,不难发现,他身上并无作者导演那种强烈的自我意识与棱角,因此不会被自我身份所束缚。他善于进入一个现成的文学文本,再去探索其中的奇观。从《卧虎藏龙》、《色戒》、《断背山》、直到《少年派》,李安的智慧正是他在创作中代入自己却又退居后位,他的创作,首先带给观众的,是原始文本的语境,而他个人的情感部份则表露得涵蓄、充满控制。对创作者而言,这样的姿态非常具有优势――人们或许不那末容易爱上一名导演,但“不反感”却是容易的――李安从来不求尖锐,他那样感伤而又充满温情。 而《少年派》相比他过往作品的独特之处,正是该片机缘巧合下,躲避掉了他性情中的感伤部份。很多人认为这部电影残酷,缘由简单,其中的情感交流并不是产生在人与人间,所以李安没法像《断背山》那样淡化原着的残暴性,或是像《色戒》那样为易先生和王佳芝的加上“有情”的脚注。这个“人与虎”的文本反而令他放下很多感性,发挥出他在技术层面对制造奇观的纯熟掌控。 奇观是想象,是梦,更是电影的真理。李安比大多数华人导演都知道好莱坞需要怎样的奇观。西方世界希望东方作品能满足他们对东方的想象,这无可厚非,而李安每一次所给出的“满足”都非常适切。事实上,作为《少年派》故事背景的印度,比包括中国在内的其它亚洲国家更让西方有所共鸣――印度既能代表古老的东方文明,又因殖民文化带来的渗透与改变,而为英语世界所熟习。西方眼中的印度既有东方性,又是可亲近的,这样的文本背景决定了该片进入西方主流视野轻而易举。 不可否认,《断背山》和《少年派》这两部为李安赢得奥斯卡的作品,有东方性却没有中国元素。而他在奥斯卡获奖辞中的感谢,有现实层面的实际致意,更多的则是难以割舍的情感牵绊,李安骨子里就是这类温情统筹的首次将互联金融纳入普惠金融渠道。(财信)人,他的华人血脉,无关于他是不是在拍华语电影,而在于他将自己世界观中的东方,变成讲故事的方式、叙事中的节奏,和情感上的以柔克刚,因而他比那些堆砌中国意象的华人导演更令西方难忘。 在谙熟西方审美习惯的条件下去造梦的李安,本身也是华人之梦,人们在一种怎样的梦想中去看待李安、投射对李安的想象,其实更为有趣。其实,在这样1名创作者身上,寻求身份认同的意义并不大。李安的格局感正源于他难以被标签、预测,并总能跳转进新的语境――每一次的创作文本只是载体,创造奇观的“梦”从无断绝。一如微博上被广传的那句“有梦想的人材能举起奥斯卡”,对华语电影创作者而言,李安兼具梦想和强心剂的作用。而对华语电影观众来讲,李安最值得期许的地方,或许是从武林到情爱到天地自然、众生信仰,我们永久不知下一次会被他带进一个怎样的电影奇观,却始终有信心跟随他。

一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
宝宝最近不爱吃饭怎么办
孩子消化不良的表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